五方光电IPO:九成营收来自前五大客户

2018-06-27 06:54来源:未知

  遗憾的是,长达半年时间,双方并没有就收购达成一致。谈崩后,五方光电决定独自闯关。

  对于五方光电来说,这只能算是上市过程中的一个插曲,其早在2015年就进行股改,为登陆资本市场做铺垫。

  五方光电的信心来自于它所生产的红外截止滤光片,是当前热销的小米、华为、OPPO和VIVO等智能手机上不可缺少的部件。它的大部分收入来自给前五大手机摄像头模组厂商供应滤光片。

  斑马消费发现,对前五大厂商的销售收入超过90%,高度集中的客户无疑给公司埋下不小的经营隐患,特别是舜宇光电既是大客户又是供应商的尴尬角色,尤其会让监管层重点关注。

  招股书披露,报告期内,五方光电的业绩增速与发展趋势比较明显,硕贝德(300322.SZ)或正是看中这一点,在去年不惜停牌近半年发起收购。

  去年2月,惠州上市公司硕贝德停牌,拟以现金和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五方光电100%股权。

  五方光电招股书显示,在2015年和2016年,其营收分别达到2.43亿元和4.55亿元,同期净利润为0.48亿元和1.38亿元,尤其是2016年,营收增幅达87%,净利润增长达187%,是行业内业绩增速较快的企业。

  斑马消费发现,五方光电的主要产品为红外截止滤光片,这是组装手机摄像头的关键部件。公司产能从2015年到2017年增幅近3倍,销量提升3倍多,尤其是在2017年,受益于双摄像头手机市场爆发,产销率达到104.79%。

  五方光电于2012年湖北荆州设立,据媒体报道其在2015年就启动上市程序,中途和硕贝德商谈并购。不过,这宗收购最终谈崩了。

  当年8月,硕贝德突然终止这宗被业内看好的收购案,硕贝德解释原因主要有两个,一是证券市场环境及监管政策等客观情况发生较大变化,第二则是交易各方对交易细节条款不能达到一致意见。

  硕贝德终止收购五方光电后第3天,马上与深圳鑫迪达成5000万元的投资协议。

  斑马消费发现,在五方光电的客户里,除了欧菲科技(002456.SZ)、昆山丘钛、信利光电以及日本旭硝子等大型摄像头模组生产厂商外,舜宇光电既为供应商又是销售商的双重角色较引人关注。

  前两年中,五方光电的主要原料“镜座”对舜宇光电较为依赖,2015年和2016年,五方光电向舜宇光电采购“镜座”的金额分别达到519.38万元和1138.25万元,分别占比采购额的4.72%和5.82%。

  斑马消费发现,对舜宇光电的销售,积压了不少应收账款。2015年至2017年分别为2066.23万元、9828.49万元和4757.41万元,分别占比应收账款的33.30%、53.33%和24.07%。

  如此亲密的合作,是有合作前提的。招股书披露,舜宇光电要求五方光电向其购买“镜座”用于生产蓝玻璃红外截止滤光片组立件产品,并向其销售。

  不知道是否出于减少与舜宇光电交易的目的,2017年度,在公司的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中已没有出现舜宇光电,“镜座”主要供应商变成了苏州昀冢电子科技有限公司。

  好像现在手机产业链企业奔向IPO,没有几个“干爸爸”在背后支撑,大多成不了事,比如已披露的湖南宇晶机器背后有“干爸”蓝思科技300433股吧)(300433.SZ),龙旗科技有小米撑场,五方光电也一样有欧菲科技、昆山丘钛等大客户。

  昆山丘钛在报告期对五方光电的业绩贡献也处于上升趋势,2015年至2017年,分别实现销售金额为3307.41万元、8719.56万元和8581.54万元,分别占公司销售额的13.61%、19.18%和13.75%。昆山丘钛系丘钛科技(在境内设立的控股公司。

  舜宇光电就不细说了,在报告期内销售额占比达到57.12%、47%和30.30%。

  公司客户还包括信利光电等国内前几大摄像头模组厂商,他们的下游厂家即华为、小米、OPPO和VIVO等。下游终端的需求和洗牌以及财务状况,直接影响到上游的厂家。

  招股书披露,上述五家客户为公司贡献销售占比分别达到94.28%、94.58%和91.44%。

  对这些客户的销售额逐步增长,也造成公司应收账款逐步升高,在报告期各期末,公司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账面价值合计达0.60亿元、2.05亿元和3.27亿元,占比当期营收的24.25%、45.02%和52.46%;具体到应收款项方面,报告期各期末,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0.62亿元、1.84亿元和 1.98亿元。

作者:admin